网站公告:
欢迎光临幸运飞艇汽车租赁有限公司网站,本公司接汽车维修与保养等各类业务!
4006-825-836全国服务热线:
  • 宇通客车
    专业的宇通如何以价值赢未来?
    时间:2021-10-14
     

      日前,在2021城市公共交通(中国)高峰论坛现场,来自宇通客车、公交用户、行业机构的代表围绕“公交新时代 价值赢未来”的主题,展开了大讨论。

      交通运输部官网发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城市公共汽电车运营里程302.79亿公里,同比2019年降幅14.5%;城市公共汽电车客运量442.36亿人次,同比2019年降幅36.1%。

      疫情使原本惨淡的客车市场雪上加霜,而持续加大的新能源公交客车推广力度,给不断下滑的中国客车市场带来新生机。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底,我国城市公共汽电车运营车辆数为70.44万辆,比2019年增加1.11万辆、同比增长1.6%。按车辆燃料类型分,2020年新能源运营车辆数(包括纯电动车、混合动力车)比2019年增加5.64万辆,占我国城市公共汽车电车运营车辆总数的比例上升至66.2%,较2019年提高7.1个百分点。

      一边是新能源公交车客运量的下降,一边是新能源公交车运营车辆的增加,这给公交企业的降本增效提出新挑战。

      中国交通报社副总编辑陈林表示,尽管近年来公交的服务能力、水平在稳步提升,但与其他出行方式相比,占比在下降,特别是在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更为明显。如何促进公共交通回暖,提升公交吸引力是行业共同努力的方向。

      于是,客车领域深耕多年的宇通,始终站在行业发展潮头,潜心研发,持续创新,用好产品解决市场痛点,为客户创造价值。宇通将用优质的产品和解决方案帮助广大公交企业提升运营管理水平,提高服务能力,从而面向政府、社会、公众展现更大的价值,创造更好的经济和社会效益。

      如何让公交成为城市风景线?如何进一步提升公交品质?如何进一步保障公众安全?如何有效提升公众乘坐满意度? 如何持久经营赢得未来?面对公交发展的新态势,宇通客车重磅发布了新时代高品质公交的“五高”价值标准:高颜值提形象,每一面都好看;高安全强保护,每一天都安心;高可靠稳运行, 每一辆都耐用;高舒适优体验,每一趟都舒心;高效益降成本,每一程都省钱 。

      “好品质的背后是宇通研发实力的支撑,其实力的自信则来自宇通持续、大额的投入。3398名研发人员, 15.5亿元研发经费投入,6个国家级研发平台,6个省级研发平台均为宇通提供源源不断的领先动力。”宇通客车国内公交车产品管理部部长张同秋补充说。

      面对更残酷的市场竞争,最早在客车行业内提出价值理念的宇通客车必须创造全新的价值才能满足公交新时代的新需求。宇通客车国内营销副总监刘权立坦言,宇通坚信,产品有周期,但共赢无终点,唯有价值创造永恒。

      据了解,一直坚持为客户创造更大价值的理念,致力于成为全球领先的公共出行解决方案商的宇通,始终“坚持客户要什么车,就造什么车”的宗旨,即在保证客户需求的前提下,将车辆维修保养成本做到最低,并将车辆全生命周期成本(LCC)做到极致。

      张同秋指出:“宇通在LCC的大循环下,能做到采购成本降低10%~20%,能耗、保养、日常维修成本降低50%~70%,人工及管理成本降低10%~18%,二手车残值增加1%~2%。”

      不仅能看到好车,美好的钱景也能看到。8米宇通新能源客车,8年至少节省6万元(3万元能耗费用节省+3万元维修费用节省);10米宇通新能源客车,8年至少能节省12万元(9万元能耗费用节省+3万元维修费用节省)。

      正是宇通对LCC的无限追求,使越来越多的公交企业起死回生,甚至大大提升收益。江西长运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万建红介绍,在吉安长运城际公交化改造中,创新建设永丰县高铁无轨站,购置了30辆宇通纯电动公交车、开通永丰—吉安城际公交,票价下降60%,客流增长400%以上,由于宇通“五高”价值标准,按照平均票款收入来测算,预计两年即可冲抵购车成本,第三年及以后都可以实现稳定盈利。

      吉林榆树市客运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王铁峰也介绍,为了扭转困局,榆树客运集团通过客运公交化改造,投入宇通高品质新能源纯电动车型,实现了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双丰收”。通过测算,榆树客运联合长春公路客运累计采购52辆宇通ZK6117BEVG新能源客车投入目前全国最长的公交车线路——榆树—长春跨市公交专线运营,得益于宇通产品和服务优势,线路客流大幅增长,扭转了经营困局、经营向好,实现利润增长。

      山西阳泉市公共交通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王建迎则用“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仗”来形容宇通带来的运营效果。他说:“采用宇通纯电动客车后,实现了该企业的降本增效,偿清了前期使用燃油车辆成本高而导致的企业负债。”